冬雪
- 2013/01/29(Tue) -


  這雪,下得突然。

  虧得他一早興沖沖跩著凜夙上山賞梅,梅還沒見著幾朵,卻先被大雪給困在半山腰。

  「冷嗎?」黑色的腦袋稍微朝外挪了挪,臨時找的岩洞不甚寬敞,洞口用枯枝枯葉草草掩蓋了下,擋得了雪花卻擋不了呼呼作響的寒風。

  「不,」他伸手將人撈了回來。「很暖。」






  啊啊天冷缺糖份(。




この記事のURL | 餘燼 | CM(0) | ▲ top
夏雨
- 2011/07/18(Mon) -
  接連著數週不停歇的雨,下得某隻鳥終日無精打采。

  打了個大大個呵欠,律火半瞇著眼盯著窗外不知何時能放晴的天空,昏昏欲睡。

  「很不舒服?」一雙冰冷的掌從身後貼近他頸項,令他不由自主一縮。

  「有你在就不會。」
この記事のURL | 餘燼 | CM(0) | ▲ top
驟雨
- 2010/08/10(Tue) -



  他一向厭惡這個季節。

  悶濕的空氣彷彿一塊厚重的布幔鋪天蓋地而來,令他渾身不自在。

  他側臥在窗旁的貴妃椅上,望著窗外灰濛濛的雲層自天邊遠處開始延伸,忽地一陣涼風襲來。

  五、四、三、二……唰啦一聲,大地如同被傾倒了一盆水般,瞬間披上一層水霧。

  哈,他預測降雨的功力真是越來越精進了。

  雨滴不客氣地飛過大開的窗濺了進來,他闔眼。

  陣陣雨水依著旋律落在他額上、頸間、胸口、下腹、雙腿,他深吸了口氣,汲取冰冷的氣息。

  咿呀一聲,不遠處的房門被輕輕推開,他沒有望向來人,只感覺一股涼意漸近。

  「……你學不乖嗎。」是肯定句。

  半張開眼,一雙白皙的手橫過他上方,將窗戶關上,隔絕雨水入侵。

  「嗯,我想是因為懷念你的味道。」伸手攬住正好落在眼前的腰,對方一個重心不穩便摔在他身上。

  毫無意外一個拐子落在肚子上,他誇張地捧腹哎唷哎唷嚷著。

  「你不是一向皮厚耐打?」但還是將手掌貼了上去,雖然力道不太輕。

  「欸……」但還是挺痛的。

  身上的水氣在瞬間就被吸乾,他握著那雙終年低溫的手,貪戀那種溫度。

  其實這個季節並沒有那麼令人厭惡,他想。






この記事のURL | 餘燼 | CM(0) | ▲ top
春末
- 2010/03/20(Sat) -

  盤算著日子,近了。

  打年後他便日日盯著頭頂上那輪明月瞧,盯得隔壁屋頂上的豹子懷疑他哪天上來跟自己搶睡覺的位置都不稀奇。

  「你……今年還要回去?」

  冰涼的掌貼在他的肩頭,讓微涼的春末夜裡添了點寒意。

  他不著痕跡地搓了下手臂上冒起的雞皮疙瘩,反手用自己高人一等的體溫溫暖對方。

  「嗯,一定要回去。」但這回他會帶他回去。

  會帶他回去告訴長老,這是他的故鄉。








  這不是情人節啊





この記事のURL | 餘燼 | CM(1) | ▲ top
故鄉
- 2010/01/11(Mon) -
霧館:清明後話。



  「……站很久了?」


  頓了下,他搖搖頭,不長的黑色髮絲隨之擺動。


  「我只是……」冰涼的手指貼上臉頰截斷他的話,遭細雨染溼的身體漸漸乾燥。


  拉下替他吸乾水氣的手,兩妖緩緩漫步在這清明的梨花林裡。


  「我……也可以成為你的故鄉嗎?」


  細如蚊蚋的聲音被林子裡的風聲收了去,但他知道他聽見了。






この記事のURL | 餘燼 | CM(0) | ▲ top
| メイン | 下一頁>>